中信证券股票分析论文:湖南郴州首例出院患者:“想盡快恢復,然后盡快去工作”

來源: 瀟湘晨報2020-02-05 14:20:30
  

股票分析 大数据 www.312829.live 株洲4歲的成成(化名),是當地確診最小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。2月4日,他痊愈出院。同一日,長沙4名確診患者出院。郴州的鄧琳琳(化名)已經出院5天,頭一次走下樓,在家門口眺望遠方的池塘和田野,這讓她感覺到喜悅。

這場戰役中,堅持是最重要的。

本報記者王歡長沙報道

2月4日,立春。對于鄧琳琳(化名)來說,這是一個新開始。出院5天來,她頭一次戴著口罩走下樓,在家門口眺望遠方的池塘和田野。田野泛綠,雞鴨歡騰,這讓她“感到喜悅”。

這種喜悅的感受,對于一個剛剛逃離疫情病患陰影的人來說,有些珍貴。盡管電視里疫情的新聞還在反復播放著,但鄧琳琳相信:所有不好的一切,很快要結束了。

這幾天,她吃著家人準備好的飯菜,刷刷手機、看看電視,時間過得很快。她家人說:她需要得到恢復。這種恢復,有身體上,也有心理上的。出院后,她容易變得開心,也容易因為一點小事和家人鬧脾氣。

鄧琳琳安慰家人說:“醫生說了,這都是正常的,我慢慢調整。”

她把原來的微信頭像換成了一張自己穿著紅裙子、化著紅唇濃妝的照片。“因為覺得很好看就換了。”她說。實際上,她從內心里,開始對一些濃烈的、鮮艷熱鬧的東西更加渴望。

“毫不知情”的一次出差

一個月前,因為一趟去往武漢的出差,鄧琳琳染上病毒。對于她來說,回憶自己的感染經歷,并不是令人愉快的事情。“那是一個噩夢,有誰愿意總是去回想那個夢呢?”她說,“但是你說把你當作一個傾訴對象,而不是記者,那就可以試試吧。”

湖南株洲,全國知名的服裝批發市場之一。即使淘寶興起后,這里的市場和門店依然顧客盈門,人群熙攘。

23歲的鄧琳琳,就供職于一家服裝公司的采購部門。她很喜歡這份工作,盡管出差很頻繁,經常需要去往全國一些其他的服裝市場進貨。

金正茂中國服裝商貿城,位于武漢市硚口漢正街,是一座集服裝批發零售、品牌展示、網絡貿易等多業態在內的綜合性服裝商場。

2020年1月7日,鄧琳琳的目的地就是這里。

這天下午6點,鄧琳琳和同事買了去往武漢的高鐵票。同事也是女性,今年33歲,目前無發病癥狀。

晚8點,她們入住武漢麗楓酒店。酒店位于武漢市武勝路泰合廣場附近,距離她們要去的金正茂服裝市場只有3.9公里。

到了酒店后,鄧琳琳和同事點了一份27元的外賣麻辣香鍋。酒店外面就是武漢熱鬧的市景,但鄧琳琳沒有出去玩。晚上11點,她和同事洗漱完畢就上床睡覺了。

沒有出去玩的原因,鄧琳琳說,是因為她“對武漢不熟悉”,盡管她已經來過這里很多次了。

最近的一次是在2019年12月底,她和姑姑同行。她記得一個細節:在株洲時就已經有點感冒咳嗽,是普通的感冒,到了武漢后去酒店旁邊的診所打針,“醫生說,你要注意,現在有個流行性感冒很厲害”。

當時還是12月20日左右,距離武漢首次通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還有幾天時間(正式通報是在2019年12月31日)。

鄧琳琳完全沒有想到,診所醫生所說的“流行性感冒”并不是一般的感冒,而是一種新型病毒。

2020年1月7日是鄧琳琳再次抵達武漢的時間。她說:“我當時完全不知道這個事情。要是知道,我是絕不會去的。”

鄧琳琳抵達武漢兩天后,1月9日,央視新聞發布消息,確定病原體為新型冠狀病毒。這天,一名61歲的男性患者死于呼吸系統衰竭。

武漢回來第4天出現發熱等癥狀

1月8日上午9點,鄧琳琳和同事在酒店對面的粉店吃完早餐,便趕往約4公里外的金正茂服裝市場。

市場不算擁擠,一樓有很多個門面?;醣熱?,鄧琳琳跑了無數個店。一直到下午5點,除了中間去市場外面的湘菜館吃了中飯,鄧琳琳和同事幾乎都在服裝市場里。

1月9日,鄧琳琳又來到了這個市場。她夾在人潮中,不斷地討價還價,仔細察看每一件衣服的成色品質。年底了,公司對服裝的需求很大,她希望進更多物美價廉的服裝回去。

當天,鄧琳琳乘坐下午4點的高鐵回株洲。4天后,即1月13日,鄧琳琳出現“感冒”癥狀,頭痛伴有輕微咳嗽。

1月14日上午,她還去了株洲的服裝市場進貨。鄧琳琳說:“14日上午其實我就很不舒服了,但是想著年底多進些貨,硬撐著去了市場。”

當天下午,鄧琳琳感覺“撐不住了”。她頭暈目眩,高燒到38.5度。隨后,她去了公司附近的診所打針。醫生開了一些退燒藥,她服用了,癥狀減輕。

1月16日一早,鄧琳琳回到宜章的家中。家里有父母、弟弟和兒子。1月17日,高燒再次來襲。鄧琳琳發了一個朋友圈:怎么又燒到38.6度?

她的小姨在朋友圈評論:你是不是才從武漢回來?現在武漢有肺炎,你不會是感染了吧?

直到這時,鄧琳琳還是不愿相信她感染了。她說:“我平時體質很好,也不輕易感冒,我不相信這個病會降臨到我頭上。”

1月21日早上,鄧琳琳的癥狀沒有減輕,她的母親提醒她:現在新聞里都在報那個武漢的肺炎,你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,放心一些。

她來到宜章縣人民醫院,做了肺部CT等檢查。下午,她帶著片子去找醫生。醫生大吃一驚,說她的兩片肺葉整個都有感染,醫生還問她去沒去過武漢,鄧琳琳回答說,半個月前去過。

為了確診,鄧琳琳被火速轉往郴州市第二人民醫院。

治療第6天,體檢指標達到正常人水平

1月21日晚上7點多,鄧琳琳入住郴州市第二人民醫院隔離病房。

1月30日,即鄧琳琳出院當天,郴州市第二人民醫院黨委副書記、院長方力介紹她的確診及治療過程。方力說,患者于1月17日發病,經過郴州市第二人民醫院專家組會診,診斷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。

她介紹,“1月21日患者從宜章縣人民醫院轉入我院時,體溫38攝氏度,干咳厲害,體檢其免疫力較差。”

早在1月17日,郴州市第二人民醫院就安排相關職能科室迅速清空感染病診療中心,全面進入應急備戰狀態。

收治鄧琳琳后,郴州市第二人民醫院隔離病區第一批15名醫護人員嚴陣以待,醫療團隊各就各位,根據治療方案,先對其進行抗病毒治療。

“患者入院的第二天,其體溫就降到了正常水平,這極大振奮了廣大醫療人員的信心。”郴州市第二人民醫院感染病診療中心主任曹曉英告訴記者,患者體溫降下來后,就沒有再反復過,一直保持著正常人的體溫,這給醫護人員的下一步治療打下了很好的基礎。

曹曉英說,鄧琳琳的治療進入第6天,醫療團隊開始采取中醫配合治療,之后她體檢的各項指標均達到正常人的水平,特別是她的免疫力比轉入醫院時明顯得到提升,與正常人一樣。

經過醫護人員對鄧琳琳抗病毒及對癥支持治療后,其體溫恢復正常3天以上,呼吸道癥狀好轉明顯,連續3次呼吸道病原核酸檢測陰性(采樣間隔時間間隔24小時)。

曹曉英說:“患者治療的主要指標均達到國家衛生健康委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(試行第四版)》的要求,這是一個關鍵性的治療成效。”

“想盡快恢復,然后盡快去工作”

鄧琳琳回憶,最開始,她一個人住一個病房,四五天后,有兩個同樣確診的病人搬了進來。

她的兩位“室友”都有過武漢接觸史。其中一個是在武漢讀書的大學生,與鄧琳琳同齡,今年23歲。另一位在武漢工作,嫁到了郴州,年紀30多歲。

病房里,時間過得尤其慢。但是對于此時的鄧琳琳來說,無論是心理還是身體,她都已經度過了最難熬的一段時間。

她說,最初一個人住一間病房時,她感覺“很緊張很孤獨”,但是,醫護人員從始至終對她悉心照料,還幫她買日用品,讓她覺得很溫暖。

家人也給了她莫大的力量。他們每天都與鄧琳琳微信視頻,告訴她說:已經有患者治愈了,你這么年輕,一定也能治好。

鄧琳琳是個堅強的女孩,住院期間,她還是流了幾次眼淚。她說,眼淚不是因為害怕,而是因為感動。

她越來越相信,“自己一定能治好”。

1月30日上午,經郴州市級專家組2次會診,鄧琳琳可解除隔離出院。

走出病房,沐浴著冬日暖陽,鄧琳琳對眾多醫護人員說:“謝謝各位對我的照顧,出院后我一定按照醫生的囑咐,繼續吃藥、觀察,同時做好各項防護措施。也會用全新的姿態迎接新的生活。”

當天下午,鄧琳琳抵達位于宜章的家中。“回到家,我徹底放松下來,有‘家’能回的感覺太好了。”

鄧琳琳說:“經過這一次,我更加體會到了生命的可貴,健康的可貴。”

她也希望自己的痊愈能帶給其他人力量。“我從發病開始,一直沒有往壞的方面想,我相信我能治好。現在我出院了,證實了我的想法是對的,我也希望大家都有信心,相信科學、相信醫生,病毒并不可怕,我們一定能戰勝它。”

雖然感染病毒源于一次偶然的出差,但提到未來的打算,鄧琳琳首先想到的依然是她的工作。她說:“我現在就是想盡快恢復,然后盡快去工作。”她說這句話時,特別用力。

本報記者王歡長沙報道

責任編輯:sdnew003
我要評論查看所有評論
昵稱:

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、法規,遵守《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》。

 尊重網上道德,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。

 您在魯商網發表的言論,我們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。

相關新聞

版權與免責聲明:

1 本網注明“來源:×××”(非商業周刊網)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本網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。

2 在本網的新聞頁面或BBS上進行跟帖或發表言論者,文責自負。

3 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,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,據此操作,風險自擔。

4 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其它問題,請在30日內同本網聯系。

{ganrao}